终于看见了宿舍楼,江天晓深吸一口气,一手架着老大一手拽着沈哲,像前方走去。
    宿舍楼门口乱糟糟的,堆满毕业生留下的杂物和纸箱。宿管阿姨抱怨道:“哎呦你们这些毕业生啊!又疯到这么晚!”江天晓的视线已经模糊了,低头拉着沈哲和老大走上楼梯,走进宿舍楼大门。
    然而就在他即将踏进门的那一刻,身后传来一个声音:“江天晓。”
    江天晓愣了好几秒,手一松,沈哲和老大稀里糊涂、连滚带爬地向前走了。
    江天晓回头,只见宿舍门口的桂树下,站着一个人。
    他一动不动看着那人,那人也看着他。
    良久,于朗走上前来,温暖的手心在江天晓脸颊上抚了抚,轻声叹道:“怎么哭了?”
    “你,没死?”江天晓一把抓住于朗的手腕。
    “对,”于朗终于抱住江天晓:“我回来了。”
    后来,于朗设下一个识心阵。
    江天晓在阵中看见了于朗的记忆。
    在奇台的那天晚上,当门主拽着龙克逃出仓库时,于朗正处在魂飞魄散的边缘。他蜷缩在仓库冰冷的角落里,几乎已失去意识。
    可就在这时兜里的玉簪掉了出来。
    那玉簪一改平日的古朴陈旧,竟散发出清亮的白色光芒。于朗眼前一晃,便发现自己已不在仓库里了。
    眼前是一间破旧的茅屋,茅屋外的荒草已高至膝盖。
    古装打扮的许天霸从屋里走出来。
    “于朗,”许天霸说:“你竟然会走到这一步。”
    于朗盯着她看了好几秒,哑声问:“这是哪?”
    “这是柳州,”许天霸走上前来,扭头看向身后的茅屋:“这是我的家。”
    “……你不是福州人吗?”
    “骗你的,”许天霸摇摇头:“其实我也不叫许天霸,我叫许芸。不过,如果史书把我记载下来,那么我应当被记为……陈许氏。”
    于朗无法置信:“你和陈白是什么关系?!”
    “他是我夫君,”许天霸扬起脸笑了一下:“你没想到吧……他去永川做官的前一年我们才成婚,然后他就走了,没过多久寄来一封休书,我什么都不知道,就被休了……再后来他和你在一起,去了京城。”
    “他带着你的魄一路西行,我也启程去找他,就这么一路找到了西宁,然后我,见到了他。”
    许天霸凄然一笑:“都说患难见真情,陈白对我的确是毫无情意的,那时候他已经快要死了,见到我,只说了句,芸儿委屈你了,然后就死了。我父亲是巫医,你看,怎么这么多巧合……我会一些巫术,便取了陈白一魂,又拿走你的那一魄。再然后,我染了瘟疫,死后成鬼,被你收在玉簪里。”
    于朗看着许天霸,很久很久,才说:“那时我不知道他已经成亲。”
    “无所谓了,”许天霸轻飘飘道:“我也折磨了你这么多年……其实我知道你无辜,我只是咽不下这口气,我那一生过得太苦。于朗,今天,我们就有个了断吧。”
    说完,许天霸伸出食指,轻轻点在了于朗的额头中央。
    于朗扑通一声跪倒在地,昏了过去。
    “所以她把你的那一魄……还给你了?”江天晓愣愣地问。
    “对,”于朗低头看着自己的掌心:“我的生命从被陈白取走非毒的那一刻,继续开始了。”
    “……那,她呢?”
    “她带着陈白的残魂,消散了。”
    江天晓终于后知后觉地想通了这件事,在武威于朗给他下灵的时候,许天霸让他看见了她和陈白在一起生活的情景;后来于朗昏迷的那天晚上,他做梦看见于朗将许天霸的魂魄收进玉簪的那一幕,想必也是许天霸故意让他看到的。
    原来许天霸暗示过他,只不过他没懂。
    竟然是这样。
    于朗、陈白、许天霸三个人的相互报复和折磨,近乎于一个死结,而他的出现,让于朗最终放弃寻回非毒,却也让许天霸最终放弃折磨于朗。
    “那……你现在,就和……正常人一样了?”江天晓问。
    眼前的于朗穿一件笔挺衬衣,妥帖的西裤衬得他又高又挺拔。于朗露出一个笑容,双目盈盈看着江天晓,回答道:“是的,如果你愿意,我们可以一起变老。行不行?”
    “行。”江天晓用力回答。
    窗外绿树荫荫,阳光明亮,昨夜下过雨,此时地面微微润湿。这一生痛苦很多,孤独很多,悔恨很多。但活着本身已是理想的一部分,活下去,总会得到幸福,良人总会回来。
    【全文完】
    作者有话说:
    1.感谢大家的陪伴,虽然这文目测扑街了,但你们的每一条评论,都是对我的鼓励,感谢,感谢。
    2.希望我想表达的意义,你们能接收到。
    3.番外也许有,如果大家很想看的话。
    4.新文已在路上,《行行重行行》可以先收藏一下。 来日再见!
    ——大风不是木偶 2018.2.27

章节目录

良人不回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宅屋只为原作者大风不是木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风不是木偶并收藏良人不回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