昏暗的小巷当中。

    几名手持钢管的青年,痛殴倒在地上双头紧紧抱着脑袋的青年。

    惨叫声音不断。

    可是即使有过路的人看见,也匆匆忙忙的离去。

    “行了。”其中一人淡淡的说道,看着躺在地上的程潇,蹲了下来,看着口吐鲜血,鼻青脸肿的程潇,将铁棒抗在肩膀上面,伸手拍了拍他的脸,道:“程潇,你也别怪哥几个,你说你当小白脸当了这么多年,怎么就这么一点眼力劲都没有?虎哥看中的女人,你小子竟然也想要上,你真是老寿星吃□□自己找死。”

    跟着叹息了一声,道:“以后找目标看准一点,你说你小子如今都三十的人了,这么多年也攒下不少钱了吧?回头是岸吧,找个媳妇好好过日子,这种下三滥的事情,哥早就劝说过你,迟早要倒霉的,现在看到了吧!”

    程潇微微点了点头,瞳孔有些涣散。

    “行了,哥劝你还是离开这座城市吧。”

    看着五人离去。

    程潇挣扎着想要从地上爬起来,连续挣扎了几次,最终还是没有爬起来。

    躺在地上,程潇微微喘息着,一只手无力的从口袋里面摸搜着,跟着弓着身子,嘴角里面的鲜血不停地溢出。

    哆嗦着一只手,拨打了120。

    “您好,这里是120急救中心,请有什么需要可以帮到您的。”

    手机滑落在地上。

    “救…”

    “你好,这位先生,你说什么?”

    “喂,这位先生,你现在在哪里?”

    “喂,这位先生麻烦你说清楚一点,你在哪里?”

    “喂,这位先生,你怎么了?”

    “…………”

    “…………”

    抽嘘了几下,一行眼泪缓缓地从程潇的眼中流淌了下来。

    睁大着双眸,看着被雾霾着挡住的黑夜,双眸之中都是浓浓的不甘和悔恨。

    自幼父母离异,没有两年两人就各自组建的家庭,他变成多余的存在,一直都在乡下跟着奶奶生活。

    相依为命了十多年的时间,奶奶离去,他就变成了孤儿。

    虽说考上了高中,可是面临高中的巨额学费,岂是他一个无依无靠的人所能够承担的?

    在农村十五六岁辍学打工的人多得是。

    就这样收拾了几件简单的行李,踏上了异地他乡。

    外边的世界并不是年幼时候幻想的一样,没有文凭,没有手艺,想要扎根在繁华的都市当中实在是太过于困难。

    饭店洗碗,洗盘子,工地打小工。

    失业,失业,再失业。

    三年的时间,程潇不知道换了多少工作,面对都市的繁华,他也渐渐地迷失了他自己,他知道就他这样的人,想要在这繁华的都市当中生存下来,很难很难。

    也是一次失业,他发现了一张KTV的招聘广告,可兼职,录用者保底月薪万元加提成,无学历要求。

    抱着试试的心态,他踏入了这个他从来都未曾听说过的行业。

    从此以后也就沉沦在这一行业当中,游走在各种有夫之妇和有钱的二奶身边,外加长得比较帅气,也十分吸引女人的注意力。

    也想过退却,可是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习惯了大手大脚的花钱,再等到拿着钱数着过日子的时候,很难很难。

    他也知道,他所干的职业多危险,玩别人的媳妇和二奶,要是被这些女人的男人给知道,估计勾勾手就能够要了他的小命。

    程潇尝试过几次,最终还是选择了放弃,反正他就孤身一人,没人管也没人爱,一人吃饱全家不饿,如今斤斤计较的过日子,不如潇洒的在这世间痛痛快快的活一回。

    这一次被人包养结束,本来是准备在酒吧里面物色人选,没有想到因为他看起来十分风骚的女人聊了几句,他要是知道这个女人是被虎哥看中的,就算是借他十个胆子,他也不敢去搭讪。

    他都对天发誓了,就干最后一票,等这一票干完过后,他就金盆洗手,回老家将老家的房子推倒重新翻盖,找个媳妇好好过日子,没有想到最终却成了这样的结果,也许这就是命吧!

    寒冬腊月,北风呼啸。

    木质的窗户,上面糊着报纸,随着风吹,发出“砰砰”的声音。

    哪怕是白天,房间里面也有些暗沉。

    木质床上躺着一名面色有些苍白的少女,看着年纪也不是很大,看着样子也就像是十七八岁左右。

    程潇挑了一下眉头,感觉浑身都被无比冰寒包裹着。

    脸上露出丝丝地苦笑,原来这就是死亡的感觉,真得好冷好冷,好冷啊!

    “砰!”的一声。

    房间的门被一脚踹开,程母穿着打满补丁的棉袄,看着躺在床上的程晓晓,怒声道:“程晓晓,老娘告诉你,这个婚你结也得结,不结你也得结,老娘辛辛苦苦将你养这么大,不少你吃,不少你喝,不少你穿。从你出生,你哥就将你捧在手心里面,有一点好吃的,你哥就偷偷都留着你吃,你对得起你哥吗?你也不想一想,你哥如今多大的年纪了?难道你就忍心眼睁睁的看着你哥打一辈子光棍。”

    程潇睁开了眼睛,看着站在门口满脸都是风霜的女人,满脸的难以置信,这到底是什么情况?微微转过头,扫了一眼房间里面的摆设,他不是死了吗?

    程母红着眼看了一眼程晓晓,哼了一声,道:“老周家说了,三天后周建国回来,二十六就将婚事办了,你嫁过去过年。”说完转过身来,看着站在身后端着一碗热腾腾的稀饭,满脸憨厚都是愧疚之色的自家儿子,低声叹息了一声,低声道:“你好好劝劝你妹妹。”

    程宝柱微微点了点头,端着碗走了进去,看着面色苍白的程晓晓,心疼的道:“丫头,哥没本事,哥对不起你,你要是真不愿意嫁,咱就不嫁了,你这都三天不吃不喝,身子哪里能够受得了。”

    程潇瞪大着眼睛,咽了咽口气,他这是死而复生,俯身到一个姑娘的身体上面,这也太恐怖了!

    顿时程潇,不,现在已经变成程晓晓的双眸之中都是苦楚,难道这就是所谓的报应?

    报应啊!报应,想他程潇十一年的时间,“玩弄”的女人不知多少,没有想到上天竟然会这样来报应他。

    “丫头,哥哥求求你了,你就吃一点吧,这婚事,哥马上就去给你退了。”

    程晓晓看着面前满脸憨厚的男人,一脸痛苦的样子,突然之间,心不由得一直揪痛,微微摇了摇头,人要是饿得太狠了,肯定不会感到饿,张开干枯的嘴唇,低声道:“给我倒杯水吧!”

    “好啦,好啦,哥这就去给你倒水。”程宝柱连忙激动的说道,将碗放在桌子上面,连忙向外边跑出去。

    看着程宝柱如此急切的样子,程晓晓的眼中露出丝丝的羡慕之色。

    浑身都无力,也不知道饿了多久的时间。

    一碗糖水下肚子,程晓晓微微舒服了很多,片刻时间双眼一闭,陷入了沉睡当中。

    睁开双眸,程潇看了看从床上了坐了起来,伸手在面前挥了挥,皱着眉头,怎么这么多的雾?他怎么出现在这里?他不是在酒吧寻找目标的吗?这里是怎么地方?

    跟着微微楞了一下,眼前的雾就消失不见。

    映入眼前的是在一个产房里面,程潇连忙转过头,女人生孩子神马的看了真要长针眼了。

    场景很快开始转变,板着小丫头咿咿呀呀之声,开始逐渐的成长了起来。

    自然灾害三年,父亲和大哥进深山为了弄点吃,最终两人重伤归来,没有多久双双离去,整个家也跟着彻底塌了下来。

    慢慢的小姑娘到了上学的年龄,到了春心初动的年龄。

    梦很漫长,可是程潇看得很仔细,就像是亲身经历过一个少女的成长一样。

    “你都看清楚了没有?”一声略带沙哑的声音在耳边想了起来。

    程潇转过身来,看着大门站在院子外边,身穿白色连衣长裙,双眸都是痛苦无奈的少女,微微挑了一下眉头。

    “这就是我这短暂的一辈子。”

    “你…是?”

    “我是程晓晓,你看到的就是我十几年的成长。”

    “我不认识你。”程潇皱着眉头回道,跟着道:“你给我看这些干什么?”

    程晓晓笑了一下,脸色十分的苍白,道:“你占着我的身子,难道你不明白吗?你现在就是程晓晓。”

    程潇楞了一下,顿时才反应了过来,原来他已经死了,结果睁开眼睛的时候却看到一个老太太站在门口唠叨,跟着就有个男的端着一碗粥,说什么嫁人的话,他……

    “现在明白了吗?”

    “那个程晓晓,我并没有占你的身子,再说我一个老爷们,都活了三十年,身子还给你吧!”

    “还不了,我阳寿已尽了。”程晓晓情绪低落的说道。

    “我阳寿也尽了,姑娘,算是我求求你,下辈子我当牛做马报答你好不好,我一个老爷们占着一个姑娘的身子,这都叫什么事情?你让我怎么活呢?”程潇哭丧脸着连忙哀求的说道。

    “我也想要活着,可是我做不到了。程大哥,看在我们这么有缘的份上,拜托你替我活下去好吗?”

    “那个姑娘啊,这个我真做不到,这活着比死了还难,再说我刚刚好像听你娘说,你马上都要嫁人了,你总不能让我一个老爷们替你嫁人吧?我能受得了吗?”

    “自从我爹和我大哥死了,家里债台高筑,二哥今年都二十五岁了,到现在还没有找到媳妇,村子里面的和他差不多的人小孩都能够上学了。我知道我娘急,可是家里条件就在这里,也没有办法,其实我能够理解我娘,我也就是一时想不开而已,没有想到就这样走了,我娘这些年和我二哥都不容易,好不容易将家里债还得差不多了,可是我哥他也大了……”

    程晓晓低着头低声诉说着,接着双眸血红的看着程晓晓,道:“我知道程大哥你是个男人,让你当女人,还要嫁人,确实为难了你,可是我真没有办法了,我要是能够回去,我肯定回去。程大哥,难道你不感觉这就是一个缘分吗?要不然也不会我刚刚断气,离开身子,你就醒了过来。”

    “程晓晓,算我求求你了,要不然换个人行不行?换个女人占着你身子也好,总比我一个老爷们……”程潇看着她双眸血红的样子,面色惊恐的后退了一步,满脸无奈地说道。

    “这是天意,根本无法改变。程大哥,我唯一的心愿就是放心不下我娘和我哥,他们两个人就拜托给您了,下辈子我当牛做马来报答你的恩情,我知道这样很让你为难,可是我真是没有办法了。”程晓晓哭泣着说道,身子开始渐渐地变得模糊了起来,道:“程大哥,这就是天意,天意是无法改变,这就是天意……”

    程潇猛得一下睁开了双眸,额头都是汗水,大口的喘息了几口,转过头看着房间里面的摆设,彻底的傻逼了。

章节目录

重生之农村小军嫂[男变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宅屋只为原作者嫣嫣丫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嫣嫣丫丫并收藏重生之农村小军嫂[男变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