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也没甚大碍后,才暗自松了口气。

    然而还未等他将这口气松到底,便又被自己那自小到大的老对头儿给气得六窍生烟。

    姜冯见没把自己心心念念的沉儿给盼回来,倒是把这烦的要命的凌无念给等了回来,下巴上的那一小撮胡子硬生生的被他捋的顺滑

    尤其是听那人见自己沉儿受了伤,还有卸任。

    “你这师父是怎么当的?!沉儿要卸任,你便就这么应承了?!沉儿受了伤,你不好好帮衬着去管什么杨家?而且,恕我直言,你当真是没有沉儿当这凌家家主当这好!”

    一句一顿一徘徊,他瞪着眼睛看那虽一声不吭但冷的叫人牙关发颤的凌无念,气急。

    可他就是怕这等软硬不吃一声不吭的主儿,要不然也不会被逼得出去闯荡什么江湖。

    “罢了罢了!反正你也回来了,我也是时候该走了!”

    气呼呼的甩下这么一句话后,凌化便直直的冲着凌家大门走去,受着身边若干小辈颇为钦佩的目光,甚至还觉得自己有些威风?

    然而还未等他迈出几步,便又被一匆匆忙忙的小子不偏不倚的撞了,撞得他脚下一个不稳险些摔了,丢了本来正耍的好好的威风!

    正欲将那不长眼的小子拎回来好好教育一番时,却又见他便一路小跑便高声喊着:“赵...赵家主来了!”

    赵家主?

    念头还没来得及理清楚,便又听见一柔弱女声慌张道:“凌家主被那杨家孽子绑了回去做人质了,这可如何是好?!”

    若说方才那一下是险些摔了,那这次的凌化,便是真真的脚下一软,摔在地上。

    ==========================================================================

    明明讲好了只要随他走,到了地方便将施在自己身上的阵法解开。

    凌沉皱着眉头看那一旁仍在斟酒饮酒之人,墨绿眸子中装的尽是清闲,似乎是感觉到了自己视线,他将目光从手中酒盏上移开,投向了自己。

    杨影挑眉,眨眼间便从那有些距离的石桌出移形而来,端了尚还满着的酒盏于那人面前,见她似有不满之意,便柔声问道:

    “沉儿怎么?可是不舒服?”

    凌沉偏过头去,冷哼一声。

    见此,杨影轻笑一声,将手中酒盏往她侧过去的双眸前晃了一晃,低沉声调中带着几分魅惑:

    “那不然...陪我饮酒?”

    嘴角微勾,笑容中带上几分邪意。

    作者有话要说:  更文!

    我要撩女主要撩要撩要撩,冰块儿也要撩

    (/≧▽≦)/~┴┴

    ☆、千夫所指2

    凌沉虽被自己的阵法困住了, 但也只是灵力被困, 还有一些大幅度的动作不能有, 平常的找个地方做啊,喝口水吃个饭什么的还是较为轻松的。

    而她却不肯歇息,不肯饮水, 不肯食用自己好不容易弄来的吃食。

    当然,也有可能是自己做的饭的确是太过难以下咽,但以前的林深可是从未嫌弃过自己啊, 怎么?换了个模样,连胃口也变挑剔了许多不成?

    见如今沉儿又不肯赏脸饮自己手中的酒,杨影却是不恼,反而是好脾气的笑了笑, 和声道:

    “是我不对, 忘了沉儿你好喝茶,可我这偏僻地方也没什么好茶,香不香我不知道,苦却是一定的。”

    说着便又挑高了一边眉毛,慢悠悠的走回了桌旁, 左走几步右走几步,好一番折腾后,方才又笑吟吟的端了杯不知什么, 踱步而来。

    见杯上隐隐约约冒着热气,凌沉暗自松了口气,反正只要不是方才的酒, 便好应付的多。

    杨影嘴角露着意味深长的笑,将手中茶盏递给了她,

    凌沉实在是推脱不得,便无奈接了过来,细细噙了口。

    墨绿眸子中眸光闪烁,杨影坏笑道:“怎么样?苦么?”

    见她蹙起眉头,抿着薄唇,不等她回应,杨影便已然猜到,估计是苦的不行,毕竟是自己泡的...

    心中分毫没有罪恶之感,反而是得意多了几分

    凌沉正被口中这久久难以驱除的苦味困的烦恼,也没工夫去抬眼看他如今是什么神情,听了他这般问后,刚想勉强开口回他一句时

    却发觉身前黑影忽的重了许多。

    长长的眼睫扫到自己的面上,有些痒,突然压迫而来的双唇,夹着灵巧无比的舌,霸道的撬开了自己的牙关。

    朦胧间听见那人低语

    “如此便好,很快就不苦了。”

    杨影心中正为自己这出妙计暗暗喝彩时,一如雷贯耳的声音轰的耳朵疼。

    这股力量生生的将他拽了回去,杨影不由的紧皱眉头,若不是听出来了来者是谁,他早就一个法诀扔过去,又怎会叫他坏了自己好事?

    ——

    凌家家府,厅堂之内

    见这位前些日子身子还无碍的赵家主此时却是嘴角带血,羸弱无比。

    原本十分怀疑先是消去了三分,凌无念眼神示意她就座,淡声问道:

    “人质?”

    按照这位赵家主方才所讲讲,大概便是杨家孽子上次未达目的,因而此次气势汹汹的回来,誓要将剩下的尽数歼灭。

    还好凌家主路过...

    “这么讲,沉儿是为了护住你们赵家,才被那入了魔的杨家孽子捉走做了人质?”

    眼神锋利入刀,冷冷扫向赵雨沐,她身子稍稍一颤,嘴角笑容亦是僵了一僵:“正是。”

    凌无念冷笑一声,端起一旁茶盏噙了一口,稍稍碰到时却又皱起眉头,似是觉得这茶水有些烫,便又放了回去。

    见他这幅不慌不忙的模样,赵雨沐心中既是疑惑又是焦急,心道久闻凌无念甚是宝贝他这徒弟,怎么如今听了自己讲的这番却是一点也不慌张,不禁开始细细琢磨起来

    一双水眸忽的明亮起来,赵雨沐缓缓站起作礼道:“无念兄想必是自信于自家徒儿的道行,不惧那杨家魔头对沉儿做些什么。”

    言毕抬眸,露出一抹不易为人所察觉的轻笑:“不过,听闻沉儿之前不知因为什么缘故,修行受损不少,而且杨家二子如今入魔已深,应当是...”

    她转过身去,微微侧脸:“应当是不懂得什么叫做念及旧情。”

    茶盏上飘着的思缕热气忽的凝结成了透亮冰渣,掉落于桌面上发出一片噼里啪啦的清脆响声,赵雨沐感觉出了周身温度的猛然骤降,嘴角露出抹得意笑容。

    千年前玄天的上世之主便也是个绿眸之人,同杨影的遭遇几乎一般无二,本来好生生的一个青年硬是被那把邪剑给逼上了魔

章节目录

就爱撩那个小正经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宅屋只为原作者笛无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笛无音并收藏就爱撩那个小正经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