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

    那人冷笑一声, 手中火焰忽的腾跃而起,法诀应其使出,于半空之中延伸而成一片火墙。

    墨绿双眸蓦的一沉, 杨影心中顿起怒意,双手于袖袍之中悄然紧握成拳。

    火墙愈演愈烈,染红了大半个天,犹如火烧天云之奇景,引来无数凌家门人从旁惊然驻足,依稀听见人群之中有人疑惑发声问道:“这不是姜家家主么?作甚?我凌家何时招惹他了?”

    杨影听闻众人言语,不禁微微瞥了眼凌沉。

    凌家无端遭遇挑衅,杨影不忍,不禁怪罪起自己惹了是非,还牵扯到了沉儿身上。

    几乎是同这火墙出现一般的突然,眨眼间又被什么覆灭了,无风无雨,凭空而灭。

    唯一不同的是,随这火墙尽灭之时,还爆发出一股勃然灵气。

    双眸瞳孔猛然收缩,杨影怒然拂袖,脚下微动之间便已现身于姜冯身前。周身衣袍无风而鼓。

    众人看了都是微微一愣,纷纷被他这突如其来的举动惊住,失神片刻。

    “这便是你破了凌家家府结界的原因?”冷然之中却又藏不住他竭力抑制的怒意,若不是因为这是在凌府的地界儿,自己早就一剑解决了这眼中钉肉中刺。

    只怕自己一不小心露了些血,落在了沉儿的府中。

    那便是极大的不妥了。

    姜冯转了眸子望向杨影,目光之中露出几分挑衅之意:“凌家里面藏了个祸害,凌家家主不忍心拔了,我出手相助,再是合理不过。”

    这一字一句,真是教人感动不已。不明真相的说不定会因这简简单单的一句话,便抚掌感叹八大家族之间情谊深厚,杨影这厮生的天地不容了。

    “合理个鬼!无名小辈,当真以为自己能一手遮天了么?”

    若说杨影方才还是碍着沉儿的面子,凌家的面子,不忍将自己的怒意明显的倾泄而出,

    那么这声音却是再直接不过,其中的怒意随着这声音响彻晴空。

    杨影不禁挑眉,没想到这位凌叔还未回他那云海,不是说要远离红尘做个逍遥自在仙么?

    一道白色身影携着寒气凭空而现,于杨影于姜冯之间,三人无意间夹成三角状。

    凌化左右张望一眼,见此,干咳一声,悄然向着杨影的方向移了几步。

    这小小动作为姜冯看在眼里,面上露出不屑神情,嗤笑一声道:“看来凌家主这般行为,也是有靠山的。”

    这声音不大不小,偏偏正好叫在场众人都听了个清楚,又阴阳怪气,其中深意更是不言而喻。

    凌厉剑气缠绕着纯白灵力,寒气逼人。直直的错过了姜冯的颈侧,划出一道血丝。

    凌化单手挥出,将方才抛出的东西接了回。

    “我便是沉儿的靠山,如何?”凌化颇为得意的望了杨影一眼,嘴角勾起。

    杨影将他的这般表情,心中一阵苦笑。

    沉儿的这位叔叔,当真是有趣的紧,这是在想自己炫耀什么吗?炫耀他能帮着沉儿解决麻烦,自己却束手无策么?

    姜冯见自己中了暗伤,面上的大义凛然更是浓烈,就连声音之中都带了几分悲切之意:“凌家长辈居然帮着这么一位在世魔头伤人!我看当真是凌无念不在,凌家也要走邪门歪道不成?”

    杨影眼中露出些许怪异神色,今日的姜家家主似乎有些不太对劲,这般蠢的话语,也是他能讲出来的?

    就算自己懒得理,这下面人的口水,也足够将他淹死。

    可事实证明,诸事并非他所想的那般简单,姜冯拔出长剑,指着自己,大义凛然道:“我今日就算身死此处,也要杀了这魔头,为姜家昨夜冤魂讨债!”

    杨影不屑回之:“杀我?”抖了抖衣袖,缓然踱步上前,杨影目光轻蔑的扫他一眼,冷声道:“就你这般,还想杀我?”

    扰了我的清净,扰了沉儿,凌府的清净,你不求我放了你。叫嚣什么?

    姜冯见他愈走愈近,浑然不将自己手中长剑当回事。面部微微抽搐,颤声道:“你昨夜杀了我姜家所有直系血脉!”

    杨影嘴角微勾,淡然视之:“嗯?”

    他咬咬牙,接道:“都是无辜性命,却沦为你剑下冤魂!”

    无辜性命?呵,那我杨家数百条性命,难不成就不无辜了么?

    目光冷冽了几分,却仍旧神情不起波澜,他接着迈开步子,走近。

    喉咙离着剑尖更近了些,姜冯的手也更抖了些。

    他努力抬起双眸,一双满是怒火的眼睛直视身前此人。接道:“伏杀族被灭之时,你也是这般,杀我姜家人之时,你也是这般。”说完轻微一顿,似乎是找到了些底气:“毫无依据,你便夺走了成千性命!”

    垂首扫了眼身下渐渐聚集的人群,悲声道:“灭绝人性到了如此地步,居然还无人过问?”

    他说着,将目光又移向了凌沉:“这位凌家家主,居然还要徇私包庇?”

    怒火再次燃于胸中,他忍不住嗤笑,却还是默然不语,等着这位正义人士把话讲完。

    “我就不信!在座这么多人,就没有一个听闻过邪剑玄天的名号!就不知晓玄天所持之人,是何等的嗜血成性,杀人如麻!”

    倔强的目光直视杨影,那么一刻,他戏演的逼真到自己都险些以为这些是真的。

    此时,自己的喉咙,已经顶上了姜冯的剑。他收了这不知所以的钦佩之意,挑了挑眉,戏声道:“这般恨我?这般想要为民除害?喏,一剑刺下,姜家家主便成了这举世无双的大英雄。”

    “杨影!”

    自始至终都未开口的凌沉,一讲话便是融入了纯然灵力。清晰无比的传至杨影耳畔,他眉眼弯起,甚是满意。

    这一剑,姜冯自然是会刺下去的,自己假死这么一次,便可销声匿迹于茫茫人海之中,携着凌沉,也是林深,安安稳稳的过自己的日子。

    确是有些累了,想歇一歇。

    随着他唇角的这抹笑意,在姜冯眼中确实刺目无比,五指猛然用力握紧了手中剑柄,眼见便要刺下。

    杨影没料想,会是这般的结局。

    下意识的,他举起右掌,瞬间将浑身灵力凝结于一处,无情劈下。

    明明自己没有要他性命的念头,明明是准备让他刺下这一剑,让众人眼中的杨家二公子身躯消散,就此作罢。

    清脆铃铛声于心底悠悠响起,当的一声,他便失了神。

    满满的不可置信与怒意,姜冯僵硬的身子直直倒下,连同他那尚未刺出的剑。

    “这...这便把人杀了?不至于罢!”

    “就是,姜家家主不过是坦言几句,凌前辈都只是稍微教训了一下,并未当回事。这杨影又凭什么杀人?”

    “怕不是那姜家主所言非虚,杨影的确是心魔入体,再难做回正

章节目录

就爱撩那个小正经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宅屋只为原作者笛无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笛无音并收藏就爱撩那个小正经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