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一双清冷眼眸似笑非笑的看着自己,身上衣袍不知何时已被她拿下,搭于臂间。

    凌沉将目光从他脸上移开,微微颔首向前走了数步,走近凌化身前后,右手于半空之中虚画数笔,便见乳白光芒缓然亮起,流转之间结成镜状,凌沉将手向旁一伸,那白色光芒便成丝绕于她手心,闪灭之间现出一物。

    见此,那鹤发童颜之人原本满含杀意的双眸猛然换了神情,直勾勾的盯着凌沉手心之物,满脸垂涎之色。

    杨影瞥了一眼,暗暗啧声,到底不过还是个人,终究为欲所困,唉...

    目光晃过凌沉手心之处时,却也定住了目光,一动不动。

    为欲所困不要紧,要紧的是所欲不得,真真是如同将自己这小心肝儿切了片又煎在锅上,翻来覆去的来几个回合...

    杨影眼见这东西被凌沉递了过去,眼见着凌化笑眯眯的接了,眼见他拉着凌沉向远处走去...

    谢雁终于是看不下去了,叹气一声道:“别看了,想要改日我去那百年酒馆里替你寻几坛,现下先追了去再说,看看,你沉儿要被那大叔领走了!”

    “......”

    杨影快走数步跟于那二人身后,张口欲言却又不知从何说起,只得老老实实的听着那二人言语,也怪,凌沉平日沉默寡言面无表情的,在这人面前倒是亲切的紧。

    凌化一手将自己的白发揽至颈前,歪着头看了凌沉一眼,意味深长的笑了一笑。

    凌沉眉尖微挑:“凌叔可满意?”

    “满意满意!哈哈哈...”凌化满眼欢喜的看着自己手中的数坛醉千里“果然凌家那一帮混小子,都比不过我这好沉儿。”

    杨影闻言嘴角抽了一抽,脚下步子险些乱了。

    他这小小动作自然不会为身前两个聊得投入的凌家人所注意,连忙调回了步子,心道当然是我沉儿好,你凌家那群混小子整日除了乱跑还会做什么?

    “听闻沉儿替了那老家伙的位子,做了凌家新一任家主?好!那家伙早该下来了,白白占着地方不做事,辜负了凌家上下对他的重托!”言语之间尽是不满轻蔑,言毕还添上声冷哼。后又忽的挑起嘴角,笑的温和“沉儿做就不知好了多少倍。”

    杨影眉梢微微一抖,脚下又是一个踉跄。

    “凌叔,莫要这般说。”凌沉柳眉稍蹙,语气之中略带嗔意。

    杨影心里怎的都不是个滋味,方才凌化那些言语不知怎的就戳中了他,心里正疼。又听闻凌沉说了这么一句,疼上加疼。一口郁结之气梗在胸口,闷得要死。

    头顶上声音不冷不热“怎的?杨公子这架势是要同我一道看戏么?要不要我也给你施个隐身之术,上来同我一道看?上面视角甚好...”

    谢雁这戏看的倒是津津有味,尤其是杨影的内心戏份,看的他险些忍不住拍手称好。

    “不必。”冷冷的于心里撂下这么句话后,杨影便又重整了自己纷乱心绪,琢磨着应当怎么开口讲这第一句话,能既不失礼数,又能表露出自己的心思。

    “有甚琢磨的?上去直言便可!”谢雁直了直腰,换了个姿势,侧躺于虚空之中,却还是端的一副看戏的姿势。

    杨影斜他一眼,不知该说些什么。想来谢雁说的也有几分道理,反正那凌叔自见面伊始便对自己没甚好印象。

    刚想快步走上前时,却倏的听见凌化轻笑一声。

    “我若没猜错,沉儿这次来应当不是来看我罢?”他停下步子,袖袍轻挥,便见眼前一座冰川化成了座冰殿,冰殿之高较之一旁冰川都毫不逊色。灵光于殿外流转,看起来甚是奢靡。

    凌沉望了眼身前冰殿,淡声道:“凌叔又造了一座?”

    凌化眉稍挑高“不错罢!”

    “比之前的好上了许多。”凌沉目光瞥了杨影一眼,之后又看向凌化,接道:“不过还是要凌叔随我出去一趟。”

    凌化随她目光,也看了杨影一眼。杨影被这二人先后以这意味不明的目光看了,却也无甚大碍,还想着这冰殿怎么看怎么不顺眼,沉儿为何要违心夸上一句?直到听见那略微不满的一句话,

    “是因为这小子?沉儿,不是我说,自我见了这小子第一眼,便觉出他不是什么好人,从头到脚都不正经,还假装什么怜香惜玉之人。我也没什么大本事,能帮的上你的估计也就那点看家的,虽说也就走几步抬抬手的事,但还是要劝你几句...”

    “劝沉儿什么?”这话杨影就听不下去了,他自知有求于人,凌化又是长辈,一直不敢擅自言语。这第一眼便觉得自己不是好人,杨影也就忍了,毕竟觉得自己不是好人的也不止他一个。可这要劝沉儿...

    劝什么?没什么好劝的!

    他踱步至凌化身前,墨绿双眸淡然直视其双眼,冷声道:“莫不如直言,杨某我的确有事相求,只要答应杨某一同去那杨府走上一遭,凌前辈所提要求,杨某都会尽量应允的。”

    作者有话要说:  愚蠢的作者君码字忘记保存了

    晚一点晚一点,今天会更的

    哭唧唧

    日常么么小天使~

    ☆、拨开云雾见天明(上)

    这气场生生将凌化震的愣了片刻, 脑子里一闪而过几个念头:没想到啊, 这么一个吊儿郎当不学无术的小毛孩儿, 也敢这么跟自己说话了?当真是太久没有出去,我凌化的名声被埋没了不成?

    杨影看着眼前这老小孩儿瞪着一双圆眼珠子直勾勾的盯着自己,鼻子都快碰上了, 不禁往后小退数步,恭恭敬敬的拜了一礼:“若有冒犯,还请凌叔多多包涵。”

    冒犯是不对, 但这每字每句都是自己方才憋了半天才说出口的。

    这边应付着凌化,那边头顶上悠声道:“杨公子,这老头儿在心里说你是吊儿郎当不学无术的小毛孩儿,这能忍么?放我身上我是忍不了。”

    杨影只当没听见他说话, 面带笑容, 神色风轻云淡

    任你巧舌如簧我自屹然不动。

    “不知凌叔可否知晓,杨家研习草药之术,离不开诸多花草,闲乐之时也喜欢琢磨些潇洒之事,比如...”他嘴角一勾, 笑的得意:“我身为杨家二子,多多少少也能酿出一些。”

    果不其然,不出所料。

    欲望啊...

    凌化原本不屑的目光陡然充满了期待之情, 像极了一个垂涎于冰糖葫芦的小童,脚下步子虽然未动,但隐隐已有要动的趋势, 杨影将这一切都看在眼里,嘴角笑意不自觉的深了些。

    正心觉事半功倍,差不多可以收尾时,忽的想起自始至终似乎都没怎么听见沉儿讲话,抬眼去寻,却见她不知何时幻了一张冰桌,桌上晶莹剔透的酒盏规规矩矩的摆着,她正单手拎过其中一

章节目录

就爱撩那个小正经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宅屋只为原作者笛无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笛无音并收藏就爱撩那个小正经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