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撩那个小正经 作者:笛无音

    还请问杨公子,我赵家怎么得罪你了?非要做到如此地步。”

    讲这话时,她倒是面不红心不跳,着实叫杨影惊了一惊,怎么?还寄希望于自己不知晓当年真相?

    赵雨沐敛眸望地,她的确是想不动刀刃的解决这场硝烟,于是作出一副不明真相的模样。

    若是此人识得脸面,懂得给个台阶就下这个道理,也不至于让双方脸上都太过难看。

    杨影勾了嘴角,这是认为自己会惧怕那些所谓虚名?

    随即转念一想,也罢,既然不愿提起,不妨便陪着演下去,圆了你的心愿咯。

    于是微瞪双眼,语气之中满是惊讶:“什么真相?莫不是还有什么好玩儿的我不知晓吗?不知赵家主可否告知一二?”

    见他这般回答,像是不再追究,赵雨沐无比僵硬的笑了一笑:“真相便是姜家,杨公子所作所为真是大快人心。”

    依旧带着那抹轻笑,然而眸色却已然在不自觉中暗了下来,杨影接着上前几步,轻声道:“不错啊...”

    话音未落,几乎是眨眼的功夫都没到,墨绿光芒便转瞬而过,轻飘飘的像是阵风。

    风没了。

    那方才因为收了信惊恐不安,又因为杨影的不知晓暗暗松了口气的女长老,连面上的惊疑之色都未来得及散去,便已然变成了个毫无生气的躯壳。

    白色纱网瞬间便笼于头顶,方才还和和气气的语调此时却愤懑不已:

    “杨影!我好声好气的给你台阶下,你怎么这般不识好歹!”

    慢吞吞的抽回了手中玄天,趁着新鲜血液还未被这长剑吸干,杨影手腕轻转,在地上胡乱画着不知什么图案:

    “台阶是什么?不识好歹又是什么?”

    言毕抬眸,若有若无的瞥了眼惊怒交加的赵雨沐:

    “我欢喜便是了,管不了这么多。”

    若不是那人一双墨绿眼眸世无其二,若不是他手中玄天此生已然认主。

    若不是因为这些,赵雨沐决计不会相信,眼前这狂傲轻蔑不将任何人放在眼里的魔头,竟会是前几日自己见到的杨家二子。

    不过,还好,她留了一手。

    上气不接下气的轻喘着,紧张的便连那白色纱网亦在随之轻晃。

    赵雨沐定定的望着正慢吞吞在地面上花诡异图案的杨影,心中涌现出一股子强烈不安。

    眼看他眉眼逐渐舒展,最后一笔即将落下。

    杨影极为轻微的点了点头,像是对自己的这幅大作甚为满意。

    却没料想腹部突如其来的传来一阵痛意。

    他眉心锁起,不得不暂且停下手中动作。

    本来大好的心情因为这剑顿时没了,杨影冷哼一声,心道倒是要看看哪个不长眼色的不会挑时候,非要在这时刺自己一剑。

    然而还未等他转过身子去看,清冷声调便已然传到了自己耳朵旁边。

    杨影身形不禁微微一顿,原本心头已然蒙上的阴霾,却因为这熟悉声音登时消去大半。

    “住手。”

    作者有话要说:  更文!

    地狱空荡荡,恶魔在人间:)

    ☆、千夫所指1

    剑明明刺的是杨影, 不是自己, 可却是真真切切的体会到了钻心痛意, 反观那人,却仍旧是不急不缓的抚着伤口,嘴角笑意分毫未减。

    想着是自己亲眼看他一步一步走上了如今这条路, 亦是自己明明知晓眼前人此生逃不过的入魔宿命,却还是念及儿女情长,痴心妄想着以一人之力扭转天定之命。

    心中可笑, 面上却还是不露波澜,凌沉竭力克制自己微微的颤抖的声调:“你为何非要走这条路?”

    杨影嗤笑道:“我为何不能走这条路?”说着抬眼看了眼凌沉,却见她双眉微拧,薄唇紧抿, 心中怜香惜玉之意顿起。

    刚想开口好好安抚一下自己沉儿那颗不上不下吊着晃悠的小心肝儿时, 却听见被晾在一旁许久的赵雨沐开口讲了话:

    “也不知道有什么好讲的,堂堂凌家家主,却和一个杀人不眨眼的魔头叙起了旧。”

    杨影转过身子呵呵一笑:“原来我在赵家主眼里便是这么一个形象啊,枉费我方才还心软了那么一会儿。”

    赵雨沐冷笑:“心软?莫要以为自己杀了那么几个人便天下无敌了,正道是决计不会允许你这般不是人的存在!”

    这话倒是讲得不错, 这些个所谓正道的确是不允许自己存在。

    如今平和盛世不知已经持续了多久,百姓们不知晓其中乾坤,只能顺波逐流, 那些个像神仙似的人物不动手还好,一动手便是毁天灭地民不聊生,因而八大家族再怎么有明里暗里的矛盾, 都不会大动干戈。

    能叫他们大动干戈的,便只有十恶不赦嗜血嗜杀的大魔头了。

    杨影撇了撇嘴,可不就是自己么?

    念及此处,他并未理会那边的赵雨沐,反而是回过头看了眼凌沉,见她似乎也是被这话刺中了心事,那双清眸之中冷意渐深。

    “沉儿觉得赵家主讲的对么?”

    清冷声调斩钉截铁道:“对!”

    原本捂着受伤腹部的手转而捂住自己心口,杨影做出一副伤心欲绝的模样,苦着脸痛声道:“原来沉儿也要取我性命么?”

    言毕眸光忽的一闪而过,嘴角瞬间却又勾起,上扬了一抹邪笑,他靠近了尚且还未来得及回应她的凌沉,一手挽住她腰间,微微垂首于其耳边轻声喃

章节目录

就爱撩那个小正经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宅屋只为原作者笛无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笛无音并收藏就爱撩那个小正经最新章节